车厘子之死

一只狗的恋爱意见(四)

Mostly红茶less:

第四章




宠物们对于宠物医院的态度基本都是相同的,这种仇恨一般来自于兽医和他们冰凉的手指以及工具。但我却不然,我对兽医们毫无意见,眼下短暂的痛苦,都是为了将来的好日子。大部分宠物领会不到这一点,我想也许是他们的生命较为短暂,还不能体会长期计划的好处。


我讨厌宠物医院纯粹是因为那些企图在候诊的过程中与别的宠物建立短暂友谊的家伙们,糟糕的是,这类宠物相当多,尤其以犬类为甚。


人无聊了就容易生出八卦,对于狗亦是如此。而宠物医院这个地方,恰恰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就在我们等待的过程中,我旁边的那只贵宾犬已经从牵着我的人是不是Sebastian Stan,打听到他平时穿什么样的内裤了。


小姐,据我所知,美国虽然很开放,但是还没有开放到允许人类和狗结婚的地步,更何况,这家伙已经被那边那个大个子预定了,就算你亮出自己的肚皮也没有用。


除了我被来来往往的犬类搭讪,在等待的过程中,Sebastian同样受到各种骚扰。索要签名,求合影,甚至有几个女孩请求Sebastian抱一下他们的猫!天,这可太过分了!天底下还有什么比你的同居人满身都是猫味更糟糕呢!


但Sebastian并没有因为这些奇奇怪怪的要求而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他接过那些猫抱在怀里,手指梳理他们的皮毛,还用一种温柔语气叫着Nancy,Honey之类的名字。而那些猫咪也露出享受的表情,还无耻的伸出他们的舌头,去舔Sebastian的手。我对着Sebastian怒目而视,对这种严重的背叛表达强烈的不满。但Sebastian显然被那些狡猾的生物迷晕了头脑,完全把我抛之脑后了。


我悲愤欲绝的转过头,正看见我的盟友已经和护士交涉完毕,正冲着这边走来,于是决定暂时抛弃背弃我的同居人,找Chris寻求一些安慰。


我一溜小跑跑到Chris身边,用鼻子去碰他的手,示意他也应当给予我同等的抚慰。


Chris很好的领会到了我的意思,他蹲下来,将手放在我的头上一下下摸着。他手心的温度瞬间抚平我心头怒火。我总算能让自己冷静一下了。我们俩都将头转向Sebastian的方向,正看见他将手里的小猫递还给那个女孩 ,然后拍拍女孩的肩膀,安慰似的说了些什么。


“他实在是太甜蜜了,不是吗?”Chris有些出神地嘟囔着,他的说话时的气息弄得我痒痒的,让我忍不住抖了抖耳朵。


我明白爱情使人盲目,但我竟不知爱情也会使人的鼻子失灵。Sebastian身上浓重而猫味是个正常的人类都能闻到,我真不明白甜蜜一词要从何说起。换做是我,除了臭烘烘的,可找不出别的形容词来形容此刻的Sebastian Stan。但Chris将我抖动的耳朵视作对他的评价的赞同,他开心地在我的鼻子上亲了一下,小声说:“你也这么认为的是不是?他简直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我站起身来,勉为其难地跟在他身后向Sebastian走去,心想,这回你倒不嫌我我之前舔过马桶水了?


Chris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更多的骚动。显然他的那张脸比Sebastian更为人所熟知,在场的女性,以及部分男性都发出了不同程度的尖叫,就连刚刚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老太太都抱着自己的猫站了起来,拉着Chris的手,赞扬他在复仇者联盟中的出色表现。“我是陪着我孙子一起去看的,他特别喜欢你演的超级英雄,还用自己的零花钱去买了个玩具锤子呢。”老人家话语中满是诚恳。


Chris有些尴尬的看了Sebastian一眼,后者正斜眼看着他,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你也不能说她完全错误不是吗?好歹在奥创里面,你也算是举过锤子的人了。”Sebastian凑在他的耳边轻声调侃着,“你冲我挤眼睛干什么?眼睛要是进沙子了,那边有医生,她肯定愿意免费帮你诊治。”


“你居然看不出来我在向你求救吗?”Chris一边点着头听着老人家念叨自己的小孙子有多么喜欢雷神,一边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个单词抱怨着。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他们就是这么不敏感,总是无法正确接收对方的传达的信息。我于是伸出舌头,舔了舔Chris的手指,表达我对他最深切的同情。想要和Sebastian心有灵犀,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Evans先生。




不论身处神恶魔时代,面对怎样的境况,盟友永远都是很重要的。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那段话一直深得我心,为了防止我自己陷入“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的境地,我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为各路外星人们提供些许的支持——以收费的方式。后来我有幸加入MIB,也是托了我平日日常行一善的福。


但Sebastian显然还没有领会尼莫拉的精妙,他笑嘻嘻的把Chris推到第一线,接受老太太猛烈的炮火,自己则躲在Chris的身后,享受片刻的安宁。全然没有想到炮火很快就越过Chris的头顶,落在他自己身上。


“你身后那位是你的伴侣吗?哦,他可真是个甜心。”老人家继续用诚恳的语气,大声说道。


Chris哈哈大笑。


……而对于Sebastian,现在真是no one was left了。




尽管Sebastian费尽唇舌的解释他和Chris只是朋友,但老人家却坚定了自己信念,她面带慈祥的微笑看着Sebastian,一边抚摸着自家的猫咪,感慨着现在年轻人时髦的爱情。“我可不是什么古板的老古董啦,这是好事情,你们都是很好的小伙子,将来一定会过得很幸福。”她絮絮叨叨的念叨着Wilde, Rimbaud,以及 Kramer,直到医生叫了她的名字,才慢悠悠的抱着自己的猫,离开候诊区,将一脸无奈的Sebastian留在了原地。


和大明星一起生活的确给我带来了新鲜的体验,这种引人注目的感觉是我从未体会过的。在我还混迹MIB的时候,最擅长的事情就是不引人注目了,那时候我们严格遵守MIB的规则,当一个不存在的人,或者外星人。当然,若是不幸干了什么引人注目的事儿,我还有J和他的记忆消除器可以指望。


而Sebastian此刻脸上的神情很明显的表明了他也急需这么个玩意儿,好把那位老人家从候诊室的每个人的大脑里擦除,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在内。


虽然我一直觉得老年人都是群糊里糊涂的家伙,但我还是要为这位老人家辩驳一下,在场的这些人中,若还有谁真心实意的相信他们俩只是“普通朋友”,那就一定是Chris和Sebastian自己了。


还好,很快医生就叫道了我们的名字,将这两个自欺欺人的家伙从尴尬中解救了出来。


这儿的医生手艺一流,一针下去,我便进入了梦乡。在打麻醉剂之前,我倒是担心过,因为犬类麻醉后的样子极其难看,舌头吐出来歪在一边,像是吊死的人一样。若是Chris和Sebastian趁机拍了照片,以此要挟我,我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但麻醉后的感觉太美妙了,我整个人都飘在云端,每只爪子都好像踩在蝴蝶上。我面前摆着山一样的牛排,而身边则坐着Sebastian和Chris,他们俩正轮流把牛排送进我的嘴里,而我只需要趴在软绵绵的云朵上,一动都不用动,张大嘴巴就可以了。一块,一块,又是一块,接着再来一块……


喂,你们两个!不要停下来自顾自的在那边亲热,快点儿继续喂我牛排啊!


但那两个正抱在一起亲的难解难分的家伙显然听不见我的咆哮,他们俩沾着油脂的手在对方身上摸来摸去,弄得两人全身上下都是香喷喷的牛排的味道。


我不甘心的努力伸出舌头,想要舔一口距离我最近的那块牛排。那块牛排看上去油光闪闪,散发着无法言喻的美妙香气,就连米其林星级餐厅的牛排们也无可比拟。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就在我的舌头尖即将和那块美味的牛排亲密接触的时候。我醒了。


梦永远都是这样,总在你实现梦想的前一秒把你从梦境中T出来,就算有麻醉剂的辅助也无济于事。醒过来之前我还在心里妄想了一下,也许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梦想就会变为现实,但当我睁开眼睛,看到Chris和Sebastian正衣帽整齐地充满关切的注释着我。我便知道,一切都完了,我的牛排终究还是在最后一刻抛弃了我,永远的留在梦的国度。


我试着用腿站起来,但四条腿好像也被我遗留在了梦境之中,无论如何都不听我的指挥。我歪歪斜斜的走出第一步,然后便冲着墙头也不回的走过去。


还好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我很快便恢复了活力,事实上,我感觉比以前更好了,浑身轻松自在,脚步也轻盈了许多,心中的那些莫名的烦躁也一散而空。也许医生给我打了什么犬用型血清?我记得回去的路上有一家玩具店,到时候一定要让他们俩给我买块盾牌。


脖子上的伊丽莎白圈稍微有些碍事,但我却觉得自己瞬间高贵了起来,之前和J一起看电影的时候,我总是羡慕那些带着皱领的贵人们,若是我还能讲话,说不定此刻还会念上一两首十四行诗呢。


“除了小心刀口以外,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医生一边拎起我的耳朵,用一直小手电筒照来照去,一边跟Sebastian和Chris说着注意事项。“这只是个小手术,公狗恢复起来也很快,完全不用担心。”


“我……我明天有工作,留他一个人在家里也没问题吗?”Sebastian的语气里满是担心,“手术后头几天,是不是有人在家照看他比较好?”


不,完全不用,你若是在家,我就没有机会披着斗篷拯救世界了。我急忙站起来,吠叫了几声,表示自己身体情况十分良好,完全不需要陪同。


医生用力把我重新按回台面上,继续在我的身上戳来戳去,一面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们俩如果明天都抽不开身,又是在不放心的话,可以先把狗寄放在医院两天,观察一下。但要我说,并没有这个必要,这家伙很健康,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他说着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示意我可以下地了。


“不过有一点要提醒你们,尽量不要给他吃你们吃的食物。”医生严厉的看了他们俩一眼,“我知道很多同性伴侣养狗,是一种情感的寄托,他们会把狗当成自己的孩子,但是说到底,它是一只狗,不是人,他们的消化系统和对营养的需求和人类是不一样的。”




不,医生,你错了,他们俩不是情侣,我和牛排才是,你不能这么残忍拆散我们。

评论

热度(145)

  1. 车厘子之死Mostly红茶le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