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羊

骑士与夜 night 1 ||DanielxEduardo

各种穿马路:

前文: 疯狂约会美丽都


发生在骑士与夜之后的番外 可行的凯恩斯


 


本篇 序章:night 0 骑士与夜 night 0


 


Night 1


 


Daniel已经不年轻了,但看起来远比实际年纪要小。


倒不是说这位魔术师长着一张娃娃脸,也没有什么美少年标配的大眼睛(这方面Eduardo堪称标杆,他的男朋友有一双圆乎乎的、看起来特别单纯又天真的眼睛),但当他和Jack两人勾肩搭背,醉醺醺地走在夜晚十一点的小路上,被街警拦下来查看身份证的十有八九不是Jack而是他。


有那么一两次他在Jack的嘲笑中——是的,jack从来不以自己看起来年轻为耻,甚至还有些得意洋洋,毕竟他是这个行当里能叫上名字的魔术师里年纪最轻的那一个——愤怒地向警察展示他蓄了好久的胡须,拒绝提供任何个人信息,还用最最傲慢的态度讥讽和羞辱在场所有的人,直到他们不得不把他扭送并看管起来。


对了,在警局里,他们甚至还不让Daniel和别人共用同一间房间,以免犯罪分子们一哄而上,把这让人羞愤的魔术师揍成馅饼。


Eduardo第一次来保释Daniel简直吓坏了。


他们把Daniel领出来的时候,Eduardo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放空,左右各坐一个女警,一个试图和他调情,另一个看起来忧心忡忡。


“他看起来随时可能昏厥过去。”Jack在Daniel身后说。年轻人做了个鬼脸,“你男朋友就像高庭里温顺的小玫瑰,你吓坏他了。”


“我看不出小玫瑰哪里温顺”Daniel厉声说,“Natalie Domer还出演了Moriarty!迷人和邪恶的化身。”


Jack耸了耸肩,不再说话了。


一直到他们走到他面前,Eduardo才真正看到他们。和Jack担心的一样,他脸色苍白,嘴唇上血色尽失,柔软的头发因为来不及做造型而无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睛里蒙着一层水汽。


“天哪Daniel,你还好吗?他们打你了吗?”


Jack不客气地笑出了声,嘘声格外刺耳。Daniel比划了个拉上拉链的手势,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有。“他飞快地说。


“除了他的自尊心。“Jack说。


Eduardo更加疑惑。他向Daniel求助,可怜兮兮地又没有意识地眨巴他那双棕色的眼睛,却发现他的男朋友也在疑惑,脸上的神色说不上有多严肃,但明显进入了新的问题。


Dylan在这个时候闯进来,“抱歉伙计们,我来晚了。”头发乱成一堆的男人说,“姑且这么一说,但你们得知道我不是真的为你们这些混蛋感到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你们被关到天荒地老,这无疑将给人类节约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噢,Eduardo。”他在认出Eduardo的时候及时刹住了车,“你好。”


Eduardo疑惑地看着他,“晚上好?Mr.?”


“Rhodes, 叫我Dylan就好。”


“为了防止尴尬,我叫Jack Wilder。”Jack坏心眼地说。


“这我知道”Eduardo点点头,“我在电视上看过你,死而复生的骑士。”


Jack冲他挑了挑眉头。


“我是他们的同事,额,没有名字。“Dylan说。


“噢,噢,是噢。抛头露面的是我们,危险的是我们,你才是那个躲在后面的超级大坏屁屁。”Jack吹了个口哨。


“你认真的,我们非要在警察局里说这些吗?”Dylan气急败坏地说。


“反正你已经来了,可以再保释我一次啊。”


 


Eduardo在整个回程上都表现出和在警察局里一致的忧虑,以至于他在第四次等绿灯的间隙中偷看他的男朋友,才意识到这天晚上Daniel反常的沉默——他一句话也没说,缩在副驾的阴影里。


要不是Daniel只顾着咬自己的手指,基本上已经和这个城市里任何一个无趣的、沉闷的成年人无异。


Daniel在思考,离开警察局的时候他确信自己已经看得足够多,在一贯的方法论指导下,他开始摒弃视觉思考。这个时候哪怕一个全裸的Gisele Bündchen站在车灯前面也不能打动他半分,因为他已经不再看了。有一天他Daniel翻过Eduardo书架上一本诗集,那里面有一首诗几乎打动了他,与他不谋而合:


看的时候不去思考,思考的时候不去看。


当Eduardo在日光灯管下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时,他无疑也看到了Eduardo。他的男朋友从温暖的床上爬起来解救他,急匆匆地连头发都来不及梳理。


“谢天谢地,我以为你出事了。”Eduardo说。


如果Daniel真的在看的时候思考了,他会像往常一样,故作潇洒地摊摊手,说两句俏皮话,然后这事情就一笔勾销了,往后谁也不会记得它。


可他看的时候没有思考,他看的时候只是在看,Eduardo担忧的脸,受到惊吓的眼睛,惴惴不安的肢体动作,所有不好的幻想。


而他想的时候就更多了。他思考Eduardo为何如此担心,他思考Eduardo此前到底怎么想他,他思考此后Eduardo将怎么想他,他思考Eduardo的本身,作为恋人的塔罗牌,是否永远处于正位置。


等到他们到达Eduardo公寓的时候Daniel终于想明白了,或说他以为自己想得足够明白。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从未真正和Eduardo说过他的职业和抱负:不是简单的从帽子里变出兔子和鸽子的魔术师,而是必要时刻玩弄五亿美元的通缉犯——哪怕那是站在道义的角度上,堪称现代罗宾汉的行为。


Eduardo信奉规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守序者。当Mark来和他谈The Facebook时,Eduardo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帮助自己爱着的朋友;当他把一部分股权卖给CEO从而获得了事业的启动资金时,挑选的项目从来是最稳妥、最合适,而不是最可能让他们一夜暴富的那种。当Eduardo阅读华尔街时报时,就连一个小公司的破产也会让他感叹市场的不幸,为那些失业的人能不能拿到救济金而忧心忡忡。他嚷嚷着Daniel催眠他是犯罪,却没有意识到,在爱情之外真正可能存在的犯罪。


Daniel行走在灰色地带里,随时可能被拽入地狱。而Eduardo哪怕经历了世人皆知的背叛,在给他妈妈打电话时,甚至还会对镇上的新闻表现出恰当的一惊一乍,“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


思及这些Daniel出了一身冷汗,在这个夜晚之前他从未把这当做问题,也没想到他的小玫瑰花真的是一朵小玫瑰花,而他自己将会给他带来二次甚至更多的伤害。


熄火时他对Eduardo说,“你真的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是吧?”


而Eduardo居然看起来还有些受宠若惊的高兴,“是啊,你是个魔术师。”


看吧,他确实什么也不知道。


这就糟糕了。


night 1 end


tbc

评论

热度(151)

  1. 雅歌各种穿马路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只羊各种穿马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