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厘子之死

(芽詹芽)暧昧

云鲤鲤鱼:

巴恩斯夫人来催关灯了,两个男孩恋恋不舍地收起手中的漫画,跟巴恩斯夫人道晚安后,爬到了床上。


Steve掖了掖被角,头朝床尾的方向睡下,对睡在另一头的Bucky说:“谢谢你让我过来睡。”


那边笑道:“你跟我客气什么?你搞定了吗,我关灯了。”


“关吧。”


“啪”的一声,房间里陷入了黑暗,但是男孩们照例要说上一会儿话才能睡着。今天是Steve先开口:“Bucky,你看了那个女孩写给你的信了吗?住在对面的那个女孩。”


“没有。”


“没有吗,我还想问你写得好不好呢。”


 “你为什么要在意她写得好不好?”


Bucky说话的时候脚动了几下,差点扫到了躺在他脚边的Steve。Steve说:“我给了她不少建议。”


“什么,建议?”


“嗯。”


“你是说你帮她写信给我?幸好没扔!”Bucky突然坐了起来,挪到了床边,Steve也坐了起来,问道:“你要干吗?”


Bucky说:“当然是拿信来看啊。”


“明天再看,现在晚了,要是又开灯,你妈妈就要过来了。”


“好吧……”Bucky闻言,听话地重新躺下,脚又在Steve脸边扫了几下,“你看上她了?”


“别乱说话,笨蛋。”


“我没乱说话,说真的,她脸蛋那么漂亮,你没有幻想过她?”


“没有,你幻想过?”


“我可没有。”Bucky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说,“既然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帮她写信给我?”


“……”


“Steve,你睡着了吗?”


“没有。我帮她是因为我刚好写了一封信,不打算寄,就把里面一些话教给她了。”


Bucky又腾地坐了起来:“Steve,你给人写了一封情书?”


Steve含糊地“嗯”了一声。


Bucky的手指下意识地捏紧了被子的一角:“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


“那她喜欢你吗?”


“不喜欢。”


“你怎么知道,她亲口对你说的?”


“没有,她甚至不知道我喜欢她,你看我连信都没寄出去。”


“幸好……(“幸好什么?”)哦没有!我是说,你应该也没有很喜欢她吧。”


出乎Bucky意料的,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一点月光,他看到Steve点了点头:“很喜欢。”


Bucky的脑袋好像一下子被塞了一大团棉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想把话说得重一些,好让Steve放弃,但又怕Steve伤心。他谨慎地挑选着措辞:“如果你得不到回应,你选择喜欢别的人不就行了?”


“如果我只想喜欢她呢?”


Bucky觉得口腔里的唾沫都变苦了。Steve声音听起来这么坚定,仿佛在告诉自己他一点点喜欢上别人的可能性都不会有。他心慌意乱,不甘心地问:“她哪里好呢?”


“我说不出来,她……哪里都好。”


“她才不好!”Bucky拼命地憋理由,想要说服Steve,“如果她足够好,就不会笨得发现不了你喜欢她,而且她很没有眼光,从她不喜欢你就看出来了。”


“……Bucky,你强词夺理。”


Bucky重重地躺回床垫:“你真的是受虐狂,不仅打架的时候这样。”对面的沉默像一只手将Bucky的喉咙扼住了,苦涩从心口一点点爬到嘴边,他抱着仅存的一丝希望开口,“其实我也喜欢上了一个人,Steve,你说我怎么办才好?”


拜托,拜托Steve表现出一丁点异样,就一丁点,Bucky在心里祈祷。可是在短暂的沉默后,他听到Steve这么说:“我帮你追到她。”


好像一盆冷得彻骨的冰水兜头兜脸地淋下,Bucky的鼻子酸了:“我都还没有说她是谁。”


“你现在告诉我不就行了吗?”


“那我告诉你,是‘他’,不是‘她’。”


Bucky看到Steve猛地坐了起来:“你是……?”


还没等Steve说出那个词,Bucky便说:“我是。”忍了好久的话突然说出来有莫名的快意,Steve并没有马上答话,Bucky以为自己能非常坦然地接受Steve的一切反应,但短短十几秒的等待,便让他紧张绝望得想要下一刻就死去。


“Bucky,我也是。”


“我知道的,没关系,你……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我也是……”


Bucky惊得撑起身子的手有些发抖,舌头也打结了:“你没误会吧,你也是queer,gay?”


“Yes, I'm very happy. I'm happy when I'm with you. ……我还是说出来了,你可以一笑了之,当我是胡言乱语,但是,”Steve看着Bucky,“我帮不了你追你喜欢的男孩。”


Bucky傻傻地看着Steve:“你说什么?”


“天呐,你没有听懂吗?”Steve垂下肩膀,“你可以当做没听到,反正我也后悔了。”


“我听到了,我听得一清二楚,你想收回的话是犯规的!我只是不确定,Steve,你的意思是你没寄出去的情书是给我的对吗?‘你是新鲜初放芽的绿,是水光浮动着的柔嫩喜悦的白莲,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在梁间呢喃的燕,是我夜夜的月圆’,这些是你写给我的?”


Steve倏地羞红了脸:“你偷看我写的信?”他翻身睡下,扬起被子盖过头顶,“我要睡觉了。”


Bucky噌噌爬到床尾:“Steve,你也是,你也是新鲜初放芽的绿,是水光浮动着的柔嫩喜悦的白莲,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在梁间呢喃的燕,是我夜夜的月圆,我能不能来你这一头睡?”


“不要再背了!”


“能不能?Stevie?”


一只手猛地从被子底下伸出,揪住Bucky的衣服,将他也扯进了被底:“满意了吗?”


Bucky笑了起来:“Steve,我喜欢你写的信。”


“我应该说谢谢吗,偷信贼?”


“我没有偷,我还回去了!喂,Steve。”


“什么?”


“你明天把信给我。”


“你都看过了。”


“它是属于我的,理应在我手上。”


“我考虑下。”


“Steve,Steve。”


“嗯?”


“晚安。”


“晚安。”




END

评论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