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羊

盲点

Para:

01


 


从前,森林里有一只兔子,它很喜欢月亮,无论阴晴圆缺,它都觉得美,都觉得开心,就算是乌云遮月,它也会觉得,月亮这是在和它玩儿捉迷藏呢。


 


诸神之王听说了之后,便把月亮送给了它。


 


可从那以后,它就不那么开心了。


 


月满则亏嘛。


 


它开始成天盯着天上,满了惴惴不安,亏了就难过极了,乌云一来它彻底没了心情。


 


这是我的月亮,这是我的呀。


 


凭什么抢走它,它又为什么任凭自己被失去。


 


于是兔子变得很不开心,很不开心。


 


到最后,它把月亮还了回去。


 


它隔着层层灌木,望向天空,那里露出了整轮的皎洁。


 


它歪着耳朵困惑,这是得而复失,还是失而复得。


 


02


 


王俊凯现在就像是这只兔子,只是他心里的月亮不止一个。


 


音乐,星途,易烊千玺。


 


03


 


近来他发觉自己越来越“想很多”。


 


拍戏,艺考,生日会,还有未来要飞去一个时差国的行程。


 


安排得足够满满当当,他却走得像是独自逆水行舟的旅人。或者根本连舟都没有,就赤着一双脚,踩进水里,被不知几时涨起的潮推着往前,一步一步,往海里行进。


 


脚下是不知归处的深渊海底,向上又是遥不可及的无垠天际。前方呢,没有灯塔,没有星星,鬼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可是除了往前,他好像也没别的选择。


 


他其实很讨厌这样。仿佛要是再这么下去,即便走得足够远,去到很高的地方,看到很大的世界,他也依旧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能牢牢握在手心里的又是什么。


 


他曾想过自己应该要像一棵树那么活着的,脚踏实地,把根扎进泥土里,成长到郁郁葱葱,就能给爱的人庇佑,又能招来初春的和风,给爱的人自由。


 


那么倘若他连自己都丢了,他爱的那个人,就也会丢了吧。


 


所以到头来,就算是想要的都得到了,却也可能不是他最初想象的那个样子。


 


挺操蛋的。


 


04


 


这些“想很多”,他已经任由其在容量告急的脑袋里盘踞,发散,不可收拾。


 


责任,压力,和天性的完美主义,也都闻风而至,压得他是真的觉得有必要给自己放个长假。


 


也不是没想过自救,却始终没去找他的药。


 


记忆中那个人似乎生来就会自我保护,还有那个人永远捉摸不透的天马行空。这些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瘾,又爱又恨,偏还让他心神向往。


 


他想倾其所能去给他或许他已经拥有的——庇佑的能力和自由的空间。他有时也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但他知道他只是不想他那么累。


 


两个人可以分担的事又何必一个人扛呢。


 


然而现在他却自打脸。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这些“想很多”。一方面不想他因此重回那个不肯和自己握手言和的过去,沉浸在他的那个“想很多”的世界里。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在他的面前暴露这样彷徨不知所措的内心,那太弱了。


 


在他们关系渐入佳境的这几年里,他单方面地认为,他向对方索取的已经足够多。


 


陪伴,倾听,和专属于他的爱。


 


得到的多了,自然就害怕失去。怕他会烦的那一天,怕他不再回应的那一天,然后就此离开,头也不回。


 


所以在不断地去逼自己长大变成熟。如果天高海阔都是他的,那么他的自由,也全是他的,被阳光拥抱,被流云亲吻。


 


结果现在,就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王俊凯有些颓然地戴上耳机,趴在桌子上往稿纸上胡乱画了几笔,力度透了过去,有几道划破了。


 


“你干嘛呢。”


 


诶?


 


桌上悄无声息地多了一杯绞股蓝,身边悄无声息地多了一个人。


 


他摘下耳机抬头,越过这人身后,“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敲门了,你可能戴耳机没听到吧,我就进来了。在复习吗?”易烊千玺扫了眼桌面,落在那凌乱的稿纸上,不自觉地皱了眉。


 


“嗯……看一下书啊大纲啊什么的。”


 


他点点头,把绞股蓝推过去,“记得喝,降火润喉的。西安太干了。”


 


还未泡开的茶叶悬浮在玻璃杯里,颜色也没出来,和白水没什么区别。


 


“噢。”


 


“那我和胖虎出去了?”


 


“啊?去哪?”


 


“出去逛逛。”


 


“噢……”


 


王俊凯抿抿嘴,耳机挂在脖子上,手上转着笔,转着转着没接住,就掉了。


 


易烊千玺正想去捡,王俊凯已经弯下腰了,再起来时候,那张脸已经没了无奈,摆摆手很淡然。


 


“那去吧,别太晚回来就行。”


 


于是心里忍不住,嘴上就要脱口而出的,“一起去吧?回来再复习就好了。”全数吞了回去。


 


“知道了。”易烊千玺伸手去揉王俊凯的脑袋,“那你好好复习啊。”


 


王俊凯佯装嫌弃地瞪他,把他手拉下来,“滚吧。”


 


易烊千玺笑了下,又握了握他手,转身带上了门。


 


 


哎……


 


门一关,王俊凯脸一垮,又陷入了自我拉扯。


 


对易烊千玺某种程度上的予取予求他一时间是戒不掉的。是想要稳重懂事,又渴望来自对方的关心。


 


就算他说了“我们一起去吧?”,他也未必会去。正如他现在无法对人言的“想很多”,他清楚只要易烊千玺一句“你怎么了”,一切就都会烟消云散。找不到方向又怕什么,至少前行的路上又有了勇气。即便对于假想中“你怎么了”的回应,他也打定了主意是善解人意的沉默。


 


二者结果固然是一样的,但他就是想听,哪怕一个眼神也好。


 


可是又真切地希望他可以一直快乐,不要被这些没来由的负面情绪影响,何况还是自己带给他的。


 


啊,简直是要疯了。


 


王俊凯索性扔了笔,点开微信发完,拿了衣服去换。


 


“走,出去逛一哈。”


 


05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现代和古朴混搭构建的商铺,易烊千玺穿梭在其中,无疑是喜欢的。


 


他很喜欢这样的碰撞,本身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内心住着一座冒着粉红泡泡的童话城堡,也偶尔会去隔壁乡下麦田爬树晒太阳。是有很多沧海桑田的想法,但转念到那些童心未泯的奇思也从来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这样毫无接缝的“转念”能力他也不是与生俱来,也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沉溺于苦兮兮的情绪里不可自拔,抱着玩偶独自舔舐伤口时候也未觉有多温暖。


 


所幸遇到那么一个人,不知疲倦地在他耳边叨叨,叨叨得他都信了他的邪。


 


他说,千玺,你总是想太多。


 


他起先也挺不服气的,可到后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切好像真的没有更糟。


 


他想要的舞台上的光与热,他向往的在自己的兴趣所致里徜徉,还有他和王俊凯之间,那些原本他以为没有办法填补的空白和缺口,好像也一点一点地在趋向圆满,速度或许有点慢,但总归没有停下。


 


所以他想,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


 


可是对于那张凌乱的稿纸,和又不合时宜出现的耳机,他又忍不住怀疑,自己也许不是想太多。


 


纷乱的心绪,再度用听歌来排遣,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他有时候觉得像王俊凯这样,像小太阳的一个人,或者说像向日葵,根本不应该有阴郁去遮挡他,就算有,他也总是会第一时间跑到他面前来,躺在他怀里,或是走在他左边,自顾自地铺垫了一些有的没的,心里的事也就自然而然说出来了。


 


他也总是安安静静地听,插两句话,手里没别的事做的话就玩儿他的头发,夜跑的时候去追对方的影子,偶尔也喂食。有一段时间全世界都觉得他胖了,他也跑来问他,委屈啊不忿啊各种,他嘴上也笑嘻嘻嫌弃来着,心里却打小算盘,想着揉头毛已经被默许了,捏脸还远吗,喂得胖一点有什么不好的,总要把他捏我的份儿给捏回来呀,多可爱。


 


然而最近行程忙碌,白天应付拍戏,间隙跑个演出,晚上一回酒店王俊凯还要补课睡得也早,什么夜跑散心谈话,感觉都是很久远的事。


 


他突然发觉,如果他不再主动地向他而来,那么自己就应该要朝他的方向迈出步子这件事,他不是很会。


 


“想啥呢?”


 


“啊?”易烊千玺拿着手机,温吞地踩着青石板路,“没有,就是觉得,我好像又开始想很多。”


 


胖虎没说话,随意看着周围有没有跟上来的人。


 


“诶,我们多拍点儿照片回去吧,小凯不是没出来嘛。”


 


“……你确定不会刺激他吗?”


 


“哪儿会啊,让他开心嘛,回去就有话说啦。”


 


“行啊,我给你拍。不过先定一下吃啥吧,我饿。”


 


“唔……找家有面的店吧,我听说biangbiang面好像挺出名的,他不是爱吃面吗,打包一份回去吧。”


 


胖虎表示没意见,就是心口有点儿碎,“弟弟,你一定要天天这么虐我吗。”


 


易烊千玺乐了,半挂到他厚实的背上,“因为你有家室了嘛,虐你不心疼啊,走走走。”


 


 


而他没看到,王俊凯就在他一个转头就能看到的背后,看着他擦肩而过。


 


06


 


这感觉有点复杂。


 


最大的心愿确实是他能开心,也庆幸自己走下坡路的情绪没有拖累到他。


 


可是隔着人群街角这样看着他,看着他举着手机对着还没有褪去的晚霞,又看着他消失在拐角,也许是进了一家飘出香味的小吃店,也许是又被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吸引得驻足,他都能想象得到,对方吃东西时候鼓起的腮帮,和充满乐趣好奇的亮晶晶的眼。


 


这些画面在人来人往里若隐若现,他忽然就觉得他的开心是与他无关的。


 


他甚至还冒出一个念头,他的不开心对他来讲,是不是也是可有可无的。


 


他也知道这种想法很不应该,却又控制不住,想完了又心生愧疚,在矫情、不安、反复地自省里来回折腾,真真像是要溺水的人了,挣扎得很辛苦。


 


自由的仿佛一直是他,而他是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自由的那一个。


 


“你俩玩儿啥呢?”然然看着早就没影的两人,拖着王俊凯往没什么人的地方走,“捉迷藏?打赌?还是啥分开旅行?”


 


什么词语都被略过,唯独“分开”两个字狠狠地刺激了他的神经。


 


王俊凯甩开他的手,冒着火地瞪他,“有病吃药。”


 


“……”然然心说我现在只想吃饭,想想又觉得怎么都不对,就掏出手机给胖虎微信。


 


 


彼时胖虎正吃得酣畅淋漓,易烊千玺则在等biangbiang面的打包,顺便解锁了手机拍动图的新技能,搁那儿玩儿得不亦乐乎。


 


等到坐上了回酒店的车,两个人才同时刷到王俊凯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偶遇图,吃的还是和他搂在怀里热乎的,一模一样的面。


 


胖虎原本还想打趣说,嘿还挺有缘,却在点开几个小时前然然给他发的消息没了兴致。


 


“我的哥,他俩没事儿吧?”


 


胖虎小心翼翼瞄着易烊千玺,“呃……小凯……”说不下去了,也不知道该说啥。


 


易烊千玺拍了拍打包盒,没什么大的表情,就看着像在检讨。


 


“其实应该先问一声的,就不会浪费了。”


 


“不不不浪费啊,我吃啊。”


 


胖虎拍拍圆鼓鼓的肚子,强烈表决心。


 


易烊千玺笑笑,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把面给了他。


 


他可以确定了,他没有想很多,是他最近被那个人惯的,想得太少了。


 


07


 


就这样冷了下去。


 


两个人这两年磨出来的默契在这种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


 


没有争吵,也没有解释,但也确实什么都没发生。


 


就像没人知道有一碗打包的biangbiang面最后进了胖虎的肚子,也没人知道已经泡出味道来的绞股蓝被不知情的阿姨收拾到水池里。


 


一切都很照常。


 


上班认真工作,下班各自忙碌。说的话都是关于工作,话题总也绕不到他们心照不宣的那一天去。旁的人在的时候依旧谈笑调侃,散去以后双双成为网瘾少年,偶尔搭一把手拿一个东西,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了。


 


像是隔着一层膜,他们当做没看见,旁的人却看得一清二楚。


 


这“旁的人”里最苦的就属他俩贴身助理,已经快被这诡异又说不出来哪里诡异的气氛搞得消化不良。


 


同桌吃饭的只剩下他们四个,慢悠悠地和品尝大餐似的。然然呲溜着一根青菜偷摸着拿出手机,胖虎从如盆的碗里平移过去也到达了手机的位置。


 


然然:这俩小祖宗到底什么情况啊(:з」∠)_


胖虎:鬼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再见)


 


不好意思,鬼说它也不知道,知道的只有两个当事人。


 


一个是下定了决心要把消极情绪自我消化,进而生生控制住想往那个能够给予他信任和依赖的人靠近的冲动,可也因此,对回应的期待变得与日俱增,天天在自我矛盾里摇摆;另一个是在憋闷对方不再对他敞开心事之余,又对自己明明十项全能却对这扇突然紧闭的大门不知如何是好,绞尽脑汁地在想办法还想不出来,不得不顺其自然。


 


固执是都很固执了,可心疼,也不是一个人的。


 


王俊凯终于明白原来遇到了事情不论有多糟都往肚子里吞甚至烂在心底里,表面上还要装作我很强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滋味真的不是那么好受的;易烊千玺也终于懂得原来一个人要去解救另一个人近乎完全封闭的自我是多需要义无反顾的勇气和锲而不舍的热忱,那是相当于他冒着你不要的风险把自己的心捧出来放在你面前。


 


他们不是第一次对彼此感同身受,却没有一次像这次完全的易地而处来的深刻。


 


“你当年很辛苦吧。”


 


他们在心里,同时对对方说了这么一句。


 


 


“不吃了。”


 


埋头刷微博的王俊凯扫了一眼易烊千玺的盒饭,还剩两块排骨,都是肉,也不顾及什么口水不口水的,直接捞进了自己的嘴里,含糊不清又不轻不重地教训了一句,“浪费”。


 


易烊千玺没理他,只看着他最近消瘦的脸吃得鼓起一个包,又边刷手机边等他全部消灭完了以后就回了房间。


 


所以说当局者未必就是迷的。


 


 


08


 


顶着大太阳拍戏不是头一遭了,就是在这都是塑料制品的果园里还要演出丰收的兴奋,还是挺蛋疼。


 


四周呼在皮肤上的依旧是热辣辣的风,一群人坐在唯一是真的树荫底下休息。


 


草帽被闷出了汗,就都不戴了,胖虎和然然尽职尽责地为他俩打伞扇风。午后倦意浅浅袭来,倒是久违的宁静。


 


宁静得有些无聊,助理没话找话地讨论起了橘子。


 


然然:“也不知道现在橘子甜不甜。刚上季的时候都绿的,怕酸就没买。”


 


胖虎:“黄的也可能很酸。”


 


然然:“哎,要是这些道具是真的就好了,能吃啊。”


 


胖虎:“噢,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们经费有限啊。”


 


然然:“……”


 


胖虎:“回去路上买点儿吧,这要等我们回家,橘子都过季了吧。”


 


然然:“好啊好啊,你们吃不?”


 


易烊千玺耷拉着脑袋,数着地上的蚂蚁,“好啊,我也很久没吃了。”


 


然然点点头,用手指数人头算买几个好。


 


“有看到橙子也买几个。”


 


一直用帽子挡脸遮阳的王俊凯突然开口。然然瞬间就不是很懂,胖虎就很懂地转头,看到易烊千玺抬起垂着的脑袋,看着王俊凯的眼神有点愣。


 


比起橘子,他的确是更喜欢橙子的。


 


他想起前年时候,也是在酒店,好像是在微博上看到什么徒手剥橙的方法,就兴冲冲地想要试,然而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也忘了,反正最后没个结果手还疼个半死,一气之下就把橙子给砸了,脸颊气成了包,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后来偶然点开来看想要回味过去,他抱着腿,脑子里全是问号。


 


他不懂为什么当年他会这样孩子气,也不懂镜头一转,默不作声跟在他身后,手里又拿了个橙子出来的王俊凯,脸上为什么会露出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不过反正现在他是懂了。


 


想要把你要的都给你,你要也好,不要也好,我就是想给你。


 


像火,炽热浓烈,你没法视而不见。


 


可他做不到像他一样。


 


他觉得自己像水,温柔静默,去围绕,去包容,时间长了,你也没法离开。


 


当然水火不容是绝不会发生的,只会交织着成了冬日里的温泉,暖得刚刚好。


 


 


易烊千玺眨眨眼,拽了把然然的袖子,“顺便再买几个梨呗。”


 


然然那四只眼齐齐投向了胖虎:这又什么梗???


胖虎揉了揉嗓子,轻咳了几声:润喉


 


王俊凯眯着被太阳晒得不行的眼,又把帽子盖到脸上,硬是把上扬的嘴角给压下去。


 


09


 


圈子里出事的时候他们都有点儿懵。但是因为实在太忙,没懵多久就又套上戏服,投向另一段全然不同的人生里,也就没空去懵。


 


工作人员也基本不在他们面前讨论,毕竟他们承担的已经足够多,无谓再让他们面对离他们还太遥远的生死。


 


但也阻止不了悲伤的情绪和藤蔓一样,铺天盖地地弥漫笼罩。很多以前没有想过的问题也被揭了幕,赤裸裸地呈现在他们面前。


 


比如,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是爱与梦想,还是为了得到连生命都可以抛弃的自由和安宁。


 


他的自由和安宁又在哪里。


 


易烊千玺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团的乱。


 


从小到大,别人总认为他失去本应自由快乐的童年,但他自己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一直都拥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事物还不受干扰的权力。


 


他也一直清楚,有所得到就必定有所失去。那些出道以来无法支配的时间和空间,换来的是他可以将自己的兴趣做成事业,并在此基础上延伸出更多,只要他想。


 


他从来没有刻意去追求什么,他素来信奉,只要把脚下的每一步走好,路自然会有,你也一定会去到你想去的地方。他只负责尽人事,然后把剩下的交给天命。


 


不管是对梦想,还是对人。


 


他并不过多地留恋从他生命里离开的人,失去的就不是你的,是你的就一定不会失去。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有点自信过了头。


 


如果离开并非他本意,如果失去也并非他能控制,那被留下来的自己,又能怎么办。


 


 


脑子乱得要炸了,心口也发慌。


 


易烊千玺一下子坐起来拉开房门,视线惶惶然地在客厅里游走了一圈,才定格在沙发上。


 


王俊凯应该是刚练完舞回来,躺在那儿休息,躺着躺着睡着了而不自知。


 


易烊千玺悄悄走过去,蹲在他面前,静静望着他的脸,蹲得脚都麻了,也还是蹲着。


 


等王俊凯迷迷糊糊醒过来,一睁眼见到这眼前脸色真的说不上好的人,整个人被吓得清醒。


 


“怎么了?你怎么了?”


 


他摇摇头,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看他焦急,看他无奈,那个问题突然就有了答案。


 


在这里啊,就在这里。


 


他的自由和安宁,都在王俊凯这里。


 


是倦鸟要回归的巢,是远帆要停靠的岸。


 


没有归属的自由他不会去要的,他只想牢牢抓住眼前这个人。


 


趁我们还未经历最深的绝望,趁我们还好好地活在这世上,趁我们彼此还深爱着对方。


 


抓住吧。


 


10


 


最后一次联排排了很久,一直到深夜。


 


王俊凯除了由身到心的疲倦,和一点点对于次日表演的紧张,别的情绪都没有。


 


生日什么的,他其实没有很在乎,如果不是因为成为艺人得到这么多的厚爱和崇拜,他也只是会在家里和爸妈吃一顿饭,听婆婆的话要平安健康的孩子而已。


 


如今这些都成了奢侈。


 


诚然是不会怨怼现在所得到的一切的,他很感激,也很庆幸,是现在拥有的这些赋予了他更多的能力和余地去达到他以前不太敢想的高度,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奢侈呢。


 


还有易烊千玺。他是他的意外之财。


 


这段时间在奔忙的空档,他的“想很多”好像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但是想着想着就也没那么难受了,尤其是在生死面前,这些必经的迷惘踟蹰,都算不得是什么事情。


 


他渐渐开始明白,失去不是多么可怕的事。人这一生会不断地失去,失去家人,失去健康,到最后失去生命走出时间。


 


都没什么可怕的。


 


只要你已经学会接受和珍惜,在拥有的时候。


 


他在慢慢学,他知道这很不容易。取暖是人的本能,谁会愿意因为害怕寒冷而把自己扔进冰窟里冻得毫无知觉。


 


但有一件事他是确定的。


 


他坐在舞台角落,光打不到的阴影里,看着光束交错,人影交迭。


 


繁华终有一天会谢幕,热闹终有一天会属于别人。人世浮沉,大浪淘沙,能留下来的,才是真的。


 


他望向后台,易烊千玺戴着口罩和伴舞群比划着什么。从联排开始,他就一直在,隐匿在黑暗中,听着他唱歌,看着他跳舞。


 


什么是真的?对他来说,易烊千玺就是真的。


 


他把脑袋埋在臂弯里,看着他从那一边向他这里走来,边走边理分叉的刘海,直到站在他面前,站在半光半影里。


 


他没有抬头,只伸手揽住这个人。


 


我喜欢你啊,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兔子守护月亮,无论方圆几里。


 


11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易烊千玺看着把脑袋靠在他腰间的王俊凯,心里沉甸甸的说不出话。


 


累死了吧,你是不是很累。


 


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学我的毛病,什么都不说呢。


 


他拍拍他的后脑,轻柔地顺毛,一遍一遍,哄孩子一般。怀里的人很乖,安静得不得了,乖到他以为是睡着了,就想弯下腰把他叫醒,结果腰侧软肉就被戳了一下。


 


“……”


 


王俊凯终于舍得抬头,咧着虎牙笑得很理直气壮。


 


“我比你大好吗,干嘛把我当小孩儿哄。”


 


易烊千玺白了一眼,在他身边坐下。


 


“是是是,零点一过,你就比我大两岁了。”


 


“……这梗很老了好不好。”


 


“可是每年都能玩啊。”


 


王俊凯不置可否,又想起什么,“诶,你刚和夏老大他们说什么?”


 


“嗯……没什么,就让他们明天小心点儿。”


 


“小心什么?”


 


“撑着你嘛。”


 


“我又没后空翻……”


 


“那也要小心。”


 


易烊千玺一字一句的,严肃得不行,像大家长。


 


王俊凯看他这样,忽然想到前一天他蹲在他面前的那副神情,像溺水的人死盯着漂过来的横木,怕没了一样。他就没再说什么,只郑重地点了头,算是保证。


 


两个人这样无声地坐了会儿,肩靠着肩,腿靠着腿。


 


易烊千玺突然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就把耳机插上,直接塞进王俊凯耳朵里,听完刚好可以说一句生日快乐。


 


“……?”


 


“你听嘛。”


 


“什么……”


 


耳机里刚传来酥酥麻麻的声线,易烊千玺就和猴儿似的跑到台下去了,瞎转悠不知道干嘛。


 


王俊凯就在原地认真地听,听着听着,笑是笑出来了,哭却哭不出来。


 


听完以后他跑过去堵住那个人,平复不了的心悸让他不知道说什么,站了半天吐出一句,“你让我明天怎么唱那首歌啊……”


 


易烊千玺抿着嘴笑,“那你忘了好了。”


 


“那不行!”


 


“好了走啦,回去吃蛋糕了。”


 


“你要糊我一脸的吧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一年一次不要这么小气嘛。”


 


“我也没不让你糊啊。”


 


“那你等着。对了,biangbiang面好吃吗?”


 


“我还是觉得小面比较好吃。”


 


“我也觉得炸酱面比较好吃一点。”


 


“你少来了抄手才是你的top。”


 


“还有榴莲谢谢。”


 


“……诶你回去再给我泡那个什么蓝吧?”


 


“绞股蓝。泡得久一点好了,省得又被阿姨扔。你是不是没喝到上次?”


 


“我发4回去要喝的,鬼知道就不见了,苦不苦啊?”


 


“一点点了,会回甘的。”


 


“啊……”


 


“还是你想喝苦瓜?”


 


“……不要!”


 


“诶,零点了。”


 


“啊。”


 


“生日要快乐啊。”


 


“知道啦。”


 


12


 


“哈喽,呃不是,哈什么喽,听得见吗,可以哈。咳,这里是FM1128,欢迎收听“易封情书”,我是易……诶不对,你知道我是谁我自我介绍干嘛。”


 


“嗯……那个啥,王俊凯,我不是在自言自语你不要把我当神经病,我就是,这叫什么,节目吗还是直播?反正你就听着吧。”


 


“嗯,你生日快到了嘛,然后礼物惊喜什么的,都是套路嘛,你懂的。但是,就还是想弄点特别的。”


 


“然后,就是想说一些话吧。呃……其实我不知道你最近怎么了,或者说,我大概知道但是又说不出来,反正就跟我以前挺像的。说实话,我以前那个样子我自己也挺讨厌的,噢我意思不是说我现在讨厌你啊,就那种油盐不进的感觉嘛,让人想使力也找不到地方。”


 


“我不想看你这样儿真的,可是我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哎呀完了,我想说什么来着……啧。”


 


“噢!想起来了!就是,你记不记得去年我生日那会儿你在后台和我说的什么,你跟我说别怕嘛,你还和我说来日方长。”


 


“那我就把你说给我的也说给你听。”


 


“你也别害怕嘛,不要怕做不好,不要怕失去什么,就……别怕嘛。”


 


“反正我觉得你很好。”


 


“啊妈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烦。你别笑。”


 


“然后……我其实想过以后要怎么办的,你想过吗,我觉得你想过,嗯。就是以后……等我们的时代过去,去乡下好了,买个果园啊钓个鱼啊……”


 


“好吧我在说什么,不要理我不要理我。”


 


“好了好了,最后一句,快没电了要……”


 


“就是……”


 


“如果你在我的方圆几里,那么我也一定在你的方圆几里。你不要害怕。”


 


“……靠,我不会没按保存吧???什么啊保存在哪……”


 


“药丸,要被王俊凯笑死了。”


 


“噢找到了。”


 


“好,真的最后一句。王俊凯,好好休息,天天开心,老了一起钓鱼摘橘子哈。拜——拜——”


 


“不要往下听了,不会给你么么哒的,哈哈哈。”


 


 


END




TIPS:


1、白兔月亮梗我记得是小学课文,主旨就是讲患得患失,但是现在官方比较多的说法是出自周国平,就说一下;


2、《盲点》是邓紫棋的一首歌,好听的,可能听完会比较懂我想表达什么,但是比较意会吧,最开始想的时候就是听这歌来的灵感,结果写完觉得没有很切题……反正就是两个人都有盲点,但是最后都能看到对方大概这么个意思;


3、原本想说的我给忘了……那就忘了吧。时隔两年的回应触动挺大的,去年28生日后写了《如愿》,今年21生日后写了这篇,也算是回应,然后发现自己串自己的梗还蛮好玩的。像是一种延续,好像故事永远都不会完;


4、希望他们开心,希望你们也开心。



评论

热度(381)

  1. 그리고...Para 转载了此文字
  2. FishPa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