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厘子之死

【盾冬】学生该做的事〈短篇一发完〉

吧唧一声黏坑底:

鬱鬱寡歡,文筆劇情都懶得磨了,放飛自我寫點ZZ的傻白甜


復仇者學園AU。沒有玩遊戲,但是歌手冬太可愛了,電波系可愛得受不了!如果覺得有點OOC那是因為這遊戲的盾冬跟其他盾冬不大一樣,但是真的很可愛啊!




【盾冬】学生该做的事〈短篇一发完〉




準备考试


“我不可能做到。”巴基若有所思,目光静静瞟过摊满桌面的参考书:“我的成绩单会有一片鲜红,像血一样……”


“你不会的。”史蒂夫用卷起的试题在他头上拍了一下:“你很聪明,而且我正在帮你冲刺。就算你真的没考及格……”


“我会被退学吗?”巴基抬起头。他的眼睛,天生的黑眼圈也掩不住那漂亮的轮廓,就这样由下而上望着史蒂夫。


“当然不!”史蒂夫立刻说:“除非他们让我也退学!”


巴基歪歪头,把视线投向窗外的蓝天:“我可以做个流浪歌手,带着吉他去远方……”


“而我会陪着你……”史蒂夫温柔的看着他。


“你又不喜欢听我唱歌。”巴基不以为然。


“你是我的朋友,我们在一起,直到时间的尽头……”


有人大声咳嗽,一个女学生站起来:“天啊,队长,无意冒犯,但如果你们愿意回宿舍复习我们会很感激。”


“山姆也这样说。”史蒂夫气定神閒的说:“如果我不在宿舍复习的话他会很感激。” 


自习室响起一片小小的嘘声,史蒂夫向同学们微笑,低头对重新埋进参考书里的巴基说:“別紧张,这只是期中考,而且你是转学生,弗瑞会理解的。”


然而巴基的表情更凝重了,“我不会让你被退学。”他摇头:“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美国队长的制服。而且我喜欢你的枪套。”


他看了眼史蒂夫的大腿……屁股……大腿,巴基看的是大腿,还有上面绑著的枪套。史蒂夫耳根一红,甜甜蜜蜜的说:“我也喜欢你的大腿……呃不,我是说……你的牛仔裤?”


幸好巴基已经沉进学习的海洋里,从恍惚的眼神看来距离沉底也没多久了,他没听到史蒂夫说了什么。史蒂夫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在旁边坐下。




史蒂夫喜欢巴基的破洞牛仔裤。虽然他自己死都不会穿。
这是个秘密。





要运动


“嗨巴基。我正要去跑步,一起吗?”


“不喜欢跑步。”巴基幽幽说:“喜欢足球,比较痛。”


“这样啊。”史蒂夫边系鞋带边说:“我记得斯科特他们也喜欢足球,周日我们找他们来一场。”就这样把他的同学卖了。


他们一起走到操场,站在史蒂夫惯常的跑道上,史蒂夫简单的热热身拉拉筋,对巴基说:“你可以去看台上坐着。”


巴基站在跑道旁摇摇头。


“好吧……”史蒂夫说:“我很快跑完。”


他真的跑得很快。嘿,他不但是美国队长,还是个青少年,精力和荷尔蒙都超级超级旺盛。史蒂夫跑起来轻捷矫健,而且耐力惊人,从第一圈到二十圈都保持一样的速度。


巴基一直站在原地,在史蒂夫每次跑过身边向他微笑时回以面无表情的注视,史蒂夫也不介意,自得其乐的喊:“在你左边!”


正常人跑二十圈是呼哧呼哧,史蒂夫是刷刷刷的就跑完了,他停在出发的地方,也就是巴基面前,拿毛巾擦著汗,得意:“很快吧?”


巴基没理他,左右看看,原地转了一圈,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起点和终结,阿尔法与欧米茄,出发到抵达……”他轻声嘀咕,又摇摇头:“不押韵……”


史蒂夫已经很习惯了,“找到了新歌的灵感?”他问。


“所有和你有关的事都让我想创作。”巴基回答,语气随意,完全没有自己的台词很撩人的自觉:“你让我焦躁,让我觉得必须要做些什么。”


“我非常期待听到它们……”史蒂夫又开始温柔的看着他。


“你根本不喜欢我的歌。”巴基仍然不以为然。


“但你是我的起点和终结,我的出发与抵达……”


“不押韵。”巴基露出嫌弃的表情。


史蒂夫一笑,没再说下去,他的嘴里像含了蜜一样甜,巴基的歌词,哪怕是未完成的也好棒。




史蒂夫喜欢巴基的歌词。虽然他不爱听摇滚。
这是个秘密。





多交朋友


“哇喔,你好啊,你一定是冬日战士!我的女朋友告诉我你超级会画烟燻妆!”


“这是黑眼圈。”


“意思是你可以省一份化妆品的钱?真酷!总之,欢迎来到复仇者学园,我是蚁人,我女朋友是黄蜂女,她对你评价很高喔。”


“跨越种族的爱情极为辛苦,但是自有其动人之处……”


“你真幽默哈哈哈哈,想和蚂蚁交朋友吗?让我向你介绍安东尼?”


“我喜欢猫,我一直觉得和猫做朋友很酷……”


“那么你一定要认识特查拉!”


“他们倒是聊得来。”不远处的蜘蛛,不,黑寡妇,吐槽:“两个怪人。”


晚上史蒂夫去巴基的宿舍找他玩,看见床上竟然放着一个带猫耳的发箍,大吃一惊:“巴基,这是哪来的?你……喜欢这个?”心跳有点快呢,史蒂夫觉得自己的脸颊也有点热。


“特查拉送的。”巴基拿起发箍,语气很尊敬:“殿下很亲切。”


“你为什么喊他殿下???”史蒂夫问,那尾音扬得,能听出满满的疑问,他可不能让巴基和奇怪的人玩奇怪的游戏。


巴基坐在床沿,穿着小熊睡衣,脚上还有一双毛拖鞋,表情却非常严肃,他说:“虽然他不承认,但我知道他是猫星的王子。”


“好吧……”
他不知道巴基为什么这么认定,其实大多数时候史蒂夫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嗨爪学园的糟糕教育和洗脑确实搅乱了巴基的大脑,有时史蒂夫觉得巴基和世界之间比常人多出了一面哈哈镜。


不过管他呢,反正巴基很自在,史蒂夫完全没理由抱怨。是,巴基是有点不正常,但这也很可爱不是吗?你本来也不能指望巴基巴恩斯泯然众人。


史蒂夫重新掛上笑容:“你要戴上它让我看看吗?”


“喔。”巴基把发箍抵著两耳,向上推,半长的头发被向后拢,他有点不适应的摸摸光光的额头,扶正发箍向史蒂夫歪了歪头,“唔。”


心脏、心脏!史蒂夫体内有个小人在尖叫,他的心差点超出负荷骤停了,歪头杀啊!人类的眼睛为什么没有摄影功能!?


巴基显然已经自己试戴过了,他表情不动,晃了晃头,指著头顶说:“还会抖。”


史蒂夫在抢回巴基之后一直意气风发,此刻却忽然有落泪的冲动,活着怎么能这么美好呢?


“是的,巴基……”他过去摸摸那对猫耳,把原本拢好的头发揉得翘起,强笑着说:“它好像真的是你的耳朵一样。”


巴基好像认为这是恭维,他愉悅的瞇起眼,向史蒂夫靠了靠,把那耳朵送进他手里。




史蒂夫喜欢巴基的猫耳发箍。虽然他从小过敏一点也不喜欢猫。
这是个秘密。





谈恋爱


美国队长暗恋复仇者学园最新的转校生。
这是……


“不好意思,队长。”猎鹰举手:“你怎么会觉得这是个秘密?还暗恋?”


“不是吗?”史蒂夫反问。


“你带着我们去打红骷髅,战前动员不是自由正义安全第一,而是──”猎鹰清清嗓子:“上吧复仇者!我们越快打败红骷髅就能越快带我的朋友回家!”


“朋友,没错,我是这么说的。”史蒂夫觉得自己很克制啊,为什么大家都在翻白眼?


黑寡妇百无聊赖的打呵欠,决定速战速决,“听着,不管你怎么定义暗恋,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你对冬兵有意思,至於他对你有没有意思,你听过他的歌吗?”


“当然。”史蒂夫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黑寡妇一脸恨铁不成钢:“只有恋爱中的人才写得出那些肉麻的歌。”


史蒂夫回忆起那些狂乱的摇滚后面意外缠绵的歌词,觉得娜塔莎好像是对的。


“如果你还有任何疑问。”黑寡妇冷冷的说:“最好的证据就是冬兵还站在你背后没走。”


史蒂夫霍地回过头,可不,眼前穿着印白星的T恤和蓝色兜帽外套,顶著一对黑眼圈的,不是冬兵是谁?


“巴、巴基……”他结巴了,身后的同学们完全没有解围的意思,嘻嘻哈哈的收拾东西一哄而散,黑寡妇临出去前还向他拋了个媚眼,史蒂夫更紧张了:“你……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巴基点头,“罗曼诺夫给了我的歌很高的评价。” 


“啊?”史蒂夫一呆,逃避的顺着说:“是的,它们很有感情,你真的很擅长创作……”


“你也有功劳。”巴基说。


──和你有关的所有都让我想创作。


巴基亲口说过。史蒂夫没有忘。那些歌,唱著永远的陪伴,即使隔着凜冬的冰雪也不放弃的遥远思念,都是为了他而写的,巴基从来没有掩饰过这点。


史蒂夫忽然觉得自己是全校最蠢的人,他竟然以为那些是〝秘密〞,是〝暗恋〞。


“巴基。”他深深吸了口气,轻声喊。


巴基歪了歪头。


“我可以吻你吗?”


冬日战士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干脆的偏过头,史蒂夫紧张的笑了一下,抬手轻轻抚摸他白皙的脸颊,“不,巴基,不是这里……”


他慢慢将嘴唇凑过去,巴基被他捧著脸,绿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在他们的鼻尖蹭到对方时史蒂夫又停下了,而巴基像是失去耐心,向前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很软,有点溼润,有点凉,还有很多只该出现在磁铁而不是嘴唇上的吸引力──史蒂夫罗杰斯的初吻。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灵魂就要飘走了,而巴基向后退了小半步,一脸〝这有什么〞的摊手,耸肩:“这是你要的吗?”


史蒂夫一个箭步跨过去,一把搂住差点被撞倒的巴基,红著脸说:“我想要每天都这样吻你。”


“好啊。”


“每次吻得……更久一点?”


“好啊。”





毕业规划


“有什么好规划的?”蚁人看着学校发下来的规划书发呆。


“除了继续给复仇者卖命我们有別的选项吗?”鹰眼也一脸无聊。


“就是,我们学的东西出路只有神盾局了吧?”


“除非有谁想跳槽去嗨爪。”


“不考虑,嗨爪那地方不正常。你看冬兵。”


“不考虑加一。”


“所以我们要怎么凑出一千字毕业规划?”


在全班抓耳挠腮的同学里,只有史蒂夫罗杰斯振笔疾书,蓝色原子笔在白纸上整整齐齐的写了一行又一行,同学们想来参考借鉴,全被他一手按头一手摀纸的拒绝了。


下课铃响,史蒂夫走出教室,穿过走廊,越过一栋楼来到他男友的班级,找到了正在位子上拨吉他的巴基。


“巴基。”史蒂夫喊,巴基抬头看过来,史蒂夫趴在窗台上扬了扬他的规划书:“毕业就结婚。”


巴基抱着吉他翘著腿,他穿着那条史蒂夫非常喜欢的破洞牛仔裤,脸上还是没有表情,只有手指轻轻拨出一串愉悅的颤音。




“好啊。”他说。




                FIN.






冬兵的詞作之一,創作於九頭蛇


No one should care about me


but I know that someone out there does


we share a bond that can’t be broken


多惹人憐愛的歌手冬(哭泣  


可惜這個遊戲有圖糧沒有文QAQ

评论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