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厘子之死

【盾冬】Saturday, forth of July 补完

米酒:

我觉得我已经废了就这样吧,真的要去念书了T-T


队3剧透注意


所以你听到Bucky的名字干嘛要回到十六岁啦你们十六岁时做了什么啊= - =||||真是不能释怀!电影背景里好像说吧唧是珍珠港之后应招入伍?本宁堡二战时大概也没有用来训新兵,不管了随便来!






Steve的妈妈总是告诉他,“别担心,孩子。你将来会长高长壮的,就像你爸爸那样。”可那并没发生,到了十六岁,Steve依旧瘦小干枯,像个发育不良的十岁小孩,肩膀单薄得吓人,走在路上都不会有人看他一眼。




七月的纽约傍晚依旧十分炎热,Steve穿着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衬衫和他爸爸的旧裤子,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低头快步穿过街道。他刚从医院回来,他们不让他靠近妈妈,说她的病已经“无可挽回”,Steve这样的身体搞不好就会被传染了。他只能隔着玻璃和妈妈说会儿话,好在她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对Steve说了“生日快乐”和“我爱你”。但Steve只想抱抱她,这可能是最糟糕的一个生日,他没有变得健壮起来,妈妈不在身边,连Bucky也不在。




太阳快落山了,Steve抬头看看昏黄的夕阳,踢着脚边不起眼的石子,磨磨蹭蹭地往家里走。烟火就要上演了,街头那些顽皮的孩子都没心思来捉弄他,人们三五成群簇拥着往楼顶、树上,任何高些、能更好看到烟火的地方爬,而Steve却只想爬到自己的小床上睡上一觉。他终于到了家,从邮箱里摸出积压了几天的信,进门后就把自己扔进了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那几封信。除了账单和广告之外,一封有些毛边的信让Steve一下子坐了起来。信是从本宁堡寄来的,日期是十天前,信封上沾染了不少泥浆。Steve匆匆撕开封皮,拉出一张薄得几乎透明的信,上面用钢笔凌乱地写着:




“亲爱的Steve,




嘿,伙计,也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准时寄到你手上。生日快乐。今年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肯定正撅着大嘴巴发脾气呢,是吧?(Steve读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Bucky可真是了解他。)


这儿可真糟糕,整天下雨,老天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雨和泥巴。昨天晚上写这封信的时候还让教官抓到了,他倒是没有没收我的信,不过今天白天挖了五个战壕作为惩罚。身边都是像你一样臭脾气又固执的家伙,他们要是什么时候允许可爱的姑娘们入伍一起训练就好啦。不,那可不行,不能让姑娘们冒险,还是我来保护她们好了。说到这个,这儿的新兵营里有个护士,叫Ann,我觉得她对我有意思。(Steve舒舒服服地靠着枕头,读到这儿翻了个白眼,Bucky心情好的时候就觉得所有的漂亮姑娘都对他有意思,虽然他可能是对的,但Steve可不打算给他那已经很不得了的自负心上再舔一笔。)




上星期我装作在拉练时扭到脚,和她待了好一会儿,她看出我是装的,不过没戳穿我,只是把我赶回去了。说真的,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话,肯定就对我有意思啦。要是你在这儿就好了,她还有些不错的朋友,肯定比咱们街区里那些姑娘们温和。不许翻白眼也不许摇晃你的大脑袋,得有人照看你不是吗?(Steve觉得心里暖暖的,之前的烦闷似乎都消失了,不过他还是很想让Bucky明白,自己并不需要被姑娘们照顾。)




我很想你,Steve,但大部分时间我都觉得,你不在这儿真是太好了。这一切并不容易,我不想看到你吃苦,尽管我知道你有多想。好啦,等我回去我们再来聊这个,我明天还有两个战壕要挖,然后还有负重训练,还是先睡一会儿的好。照顾好你自己,街角杂货店的Van先生说会给你留块蛋糕,去他那儿拿,我和他说好了,你还能去他店铺房顶上看烟火。




爱你的,


Bucky。”




Steve反复读了好几遍短信,才爱不释手地将信重新折叠好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杂货店的Van先生超爱Bucky,Steve觉得Bucky就算向他要那间店铺里所有的杂货他都不会拒绝。他不想出门,可也不想拒绝Bucky的好意,犹豫了一会儿,Steve还是坐起身,穿上鞋子离开了公寓。从他的大楼到Van先生的店只要不到五分钟,一看到他进门Van先生就笑眯眯地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小块巧克力蛋糕:“生日快乐啊Stevie。”




“谢谢,Van先生。”Steve道谢,不太好意思地接过了蛋糕,好在Van先生没再试着揉他的头发,否则可就尴尬了,“Bucky说我能来这儿看烟火,您可真慷慨。”




“这算什么,屋顶反正也是空着,快上去,我听说今年的烟火特别棒。”Van先生似乎别有用意地挤了挤眼睛,就忙着去清理他柜台边堆着的纸箱子了。Steve向他点头致谢,沿着消防楼梯往楼顶爬,手里端着那碟蛋糕紧紧地握着不放。Bucky一定提前好几个月就安排好这个了,他总是那么贴心,Steve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幸运,能遇上这样的朋友。三层楼让Steve爬得有点喘,最后他不得不紧抓着栏杆才把自己拉上了楼顶,一到楼顶他就傻了眼,楼顶上摆着两把看起来十分舒适的躺椅,上面堆着薄毯,旁边的小桌子上还摆着果汁和饼干,而本应在本宁堡挖战壕的Bucky就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笑嘻嘻地看着Steve:“你要再不来我就准备去你家抓你了。”




Steve目瞪口呆:“怎么回事?Buck?你怎么会在这儿?”




“惊喜!”Bucky跳起来给了Steve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看起来结实了不少,脸颊晒得又黑又红,身上的军便装显得十分精神,折角帽戴得歪歪斜斜地,配上他那总是上翘的嘴角,Steve毫不怀疑他能迷倒整条街的女孩儿,“七月四号当然会放假啦,我可是特意坐了好久的火车赶回来的,快坐下,等烟火看完了我又得回去了。”他说着叹了口气,显然一点也不期待接下来的火车之旅。Steve胸口发烫,几乎没法呼吸,傻乎乎地端着蛋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第一颗烟火升上天空,在人群的欢呼声中炸开,红色、黄色的火花四散,又迅速地消失在七月四号的夜空里。Bucky亲热地搂住了Steve,拉着他在躺椅上坐下,给他披上薄毯,两个人肩膀靠着肩膀,挤在一张躺椅上看烟火。又一颗烟花升上天空,仿佛整个城市都接到了讯号,四处烟花盛发,刹那间点燃了夏夜傍晚。Steve仰头看着夜空和璀璨的烟火,一瞬间脑海一片空白,只有心跳得飞快,几乎要从嗓子里蹦出来。Bucky担心地看着他不断起伏的胸口:“嘿,Steve,你还好吗?呼吸没事儿吧?”




Steve转头看着烟火下Bucky的脸,他看起来那样年轻,圆润小巧的脸庞在烟花闪映下如此明亮耀眼,Steve紧张地吞咽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呆呆地看着Bucky的脸之外他似乎忘记了一切。Bucky举起一只手在他眼前摆动:“嘿,伙计,你这是高兴得傻了还是怎么着?”




又一颗距离他们很近的烟花升空了,硝烟火药的味道迅速包裹了他们,Bucky分散了注意力,抬头看烟花在头顶上方炸开:“闻起来就像射击场,你真该看我打枪,百发百中,教官都说我破了基地的记录!”他不知不觉地搂紧了Steve的肩膀,紧挨着他仿佛他们就不该被分开。Steve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着烟花瞬间消失,残余的灰烬缓缓飘落,他的心跳缓了下来,似乎又找回了呼吸和他的大脑。他难得顺从地依偎在Bucky怀里,Bucky的心跳声在烟花声中也显得如此清晰有力,Steve似乎知道了自己在想什么,又似乎不知道,他看着烟花,却只能感受到Bucky的气息、Bucky的温度,他那瘦小的胸口被喜悦和不知名的情绪溢得满满的,似乎只要Bucky在这儿,世界上一切都不复存在,所有的烦恼、痛苦与伤病都离他远去。就在十几分钟之前还觉得自己悲惨无比的Steve此刻却觉得自己正经历着这辈子最棒的一次生日。烟火渐渐稀少,狂热的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他们依旧留在楼顶,你一口我一口分享那块蛋糕,还吃光了Van先生好心提供的果汁和饼干。Steve没问Bucky的火车是什么时候,只是着迷地听他讲训练时那些有趣的事儿,仿佛只看着他丰润柔软的嘴唇便能得到满足。时间一分一秒消逝,不知不觉间四周一片寂静,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Bucky低头看了看手表,嘴角垂了下来:“我该回去了,要是赶不上火车我的教官会杀了我。”




“Buck……”Steve睡意朦胧地靠着他的肩膀,揉着眼睛直起身体,“我送你去车站。”




“别傻了,我先带你回家。让你这家伙送我去车站再自己回来,明天早上你大概就要上头条新闻了。”Bucky摇头先把Steve拉起来,把Van先生的躺椅折叠好、放回屋顶角落的杂物间,再把毯子仔细地披上Steve的肩膀:“这是我用薪水买的,基地的商店里没什么好东西,但这个挺暖和,你先用着。”




Steve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抬头看着Bucky的嘴唇一动一动,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Bucky看了看月亮,又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头看自己的手表:“走吧。”




“Buck……”Steve拉住了Bucky的手,他的心脏又开始飞快地跳动,除了Bucky的脸什么都看不见、除了Bucky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他伸出细瘦的手,固执地拉住了Bucky塞进扣子里的领带,声音沙哑地又叫了Bucky的名字,“


Bucky……”




Bucky低头看他,蓝眼睛在月光下一片深黑,像是一片无边际的海水,裹住了Steve慌乱紧张的心绪。“傻瓜Steve,”Bucky的声音同样嘶哑,胸口也在起伏,看起来似乎和Steve一样紧张。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到裤子口袋里掏摸了一会儿,拿出来时,掌心里躺着一块有些融化了的巧克力:“给你,生日快乐。”




Steve接过了巧克力,撕开皱巴巴的包装纸。巧克力融化得乱七八糟的,Bucky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我从口粮里省的,一共只分到这一块……”




Steve笑出了声,他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已经永远地过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掌心半融化的巧克力,他并不紧张,也并不惋惜刚才那一刻。他把巧克力举起来轻轻咬了一口,甜腻的味道瞬间充满口腔,却比不上Bucky看他吃巧克力而露出来的笑容那么甜蜜。Steve把巧克力递给Bucky:“你才是傻瓜,这种东西居然藏了这么久!”




Bucky也咬了一口,笑嘻嘻地伸出手指擦掉Steve嘴角那点褐色残余舔掉:“不然你哪吃得上,军供的总比外面的好点嘛。”


他说,不肯再和Steve分享,坚持要他把整块都吃掉,“这可是你的生日啊小Steve,不多吃点你怎么能赶得上我?”




午夜钟声想起之前,Bucky坚持送Steve先回家,Steve裹着他买的毛毯,隔着窗子看着Bucky的背影。Bucky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月光照得他的影子十分修长,可他看上去寂寞极了。Steve恨不能跳下去陪着他,陪他去本宁堡、陪他去战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Bucky转身对Steve潇洒地敬了个礼,然后快步跑走,去追赶那趟带他远去的火车。




后来想起来,那其实是火车第一次将他们分离。




评论

热度(437)

  1. 车厘子之死米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