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羊

【盾冬/柯王子】我和我心爱的那个他(兽化断章)(小甜饼)

倾顾:

全员兽化


没剧情


心情不好吃个甜饼




【柯蒂斯x杰克】


作为头狼的柯蒂斯爱上一匹羊。


埃德加劝他,你们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他是只羊,你早晚要吃了他。


山坡上绿草青青,柯蒂斯跃过去时杰克正趴在草丛里睡觉。他实在是只漂亮的小羊,有雪白的毛发,同一双碧绿的眼睛。


他的眼睛真好看,和荆棘丛里长着的红果子一定很般配。


柯蒂斯这么想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


“你好。”杰克懒洋洋抬起头,有些惊讶说,“狼先生?”


周围的羊早就跑走了,留下一地云朵一样的羊毛。他不怕我,柯蒂斯努力把尾巴放下去,免得摆得太过分吓到了这只胆大包天却又奇异美丽的小羊。


“你在做什么?”


“晒太阳,发呆,顺便看看这群羊。”杰克说着,问他:“那么你呢,你饿了吗?”


“不不不,”柯蒂斯连忙否认,“我不爱吃羊,我是说,我不会吃你的。”


“哇哦……你竟然不爱吃羊。”


杰克若有所思地打量他,良久,咋了下舌:“麻烦你往旁边站点,你挡到我的太阳了。”


“不介意的话,我能和你一起晒太阳吗?”


“好啊,”杰克眨眨眼,“狼也爱晒太阳吗?”


不,只是因为我想和你呆在一起。柯蒂斯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俯下身去,同杰克趴在一起。


青草的味道,野花的味道,阳光的味道,还有杰克的味道。


后来,柯蒂斯经常摘来各种果子和少见的植物给杰克。


他特意打听了,这些都是食草动物最喜欢的种类。


可杰克接过来时总会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然后很无奈说:“谢谢,我不知道,这个也能吃吗?”


“可以呀,这个口感很清脆,嚼起来有苹果和山葡萄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柯蒂斯把听来的话告诉他,他打量一下手里那柱紫红的植物,问柯蒂斯:“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柯蒂斯银灰色的皮毛上有一块血迹,是他采摘植物时,同住在附近的花豹打了一架,这是爱情的徽章,他骄傲地冲杰克摆摆尾巴,看到杰克的眼神更无奈了。


良久,杰克叹了口气:“过来,你这个笨蛋。”


他凑过去,感受到杰克伸出舌头,舔舐过他的伤口。杰克的舌尖是温热的,划过伤口,有一点痛,却像是带着蜜糖一样泛起甜蜜。


“柯蒂斯,我不管你是什么,我也不管你身为一匹狼竟然是素食主义,我只想告诉你,身为狐狸的我,并不喜欢吃草。”


柯蒂斯从甜蜜里清醒过来:“什么?!”


“我说我不喜欢吃草,该死,我想吃羊肉想得要命,可你往我身边一站,根本没有羊敢凑过来,我的伪装全都浪费了。”


“伪装?”柯蒂斯看着杰克身上卷卷的羊毛,还有他可爱极了的,卷卷的尾巴,“你不是一只羊?!”


杰克翻个白眼,把那套他自己做的,羊毛从身上拽下来:“热死我了,是的,我不是只羊,所以你也不要为了我去摘这些东西了!”


他话音刚落,柯蒂斯便扑了过来,杰克摔在软软的草地上,听到柯蒂斯低沉声音说:“这真是太好了,要知道,我也想开荤很久了。”


 


【史蒂夫x巴基】


身为一头雄狮,史蒂夫其实游泳技术不是很高。


可他却经常往那条最湍急的河流边跑。


他的同伴们都有些担心,一次,他们偷偷跟上去,却看到他走到河边时,一头鹿慢慢地从海岸线的另一端走了出来。


每个月只有月中时,海水会退潮,露出结实的地面,其余时候,这里都是一片激流。


史蒂夫注视着那头鹿,温柔地问他:“今天过得还好吗?”


鹿没有理他,低下头自顾自地喝水,史蒂夫也不生气,又换了个话题:“我今天去捕猎时,遇到了一群鹿,其中有只小鹿,长得和你很像,有很大的眼睛,还有可爱的角。”


哗啦一声,鹿抬起头,用他那弧度优美、巨大的鹿角挑起水来,史蒂夫起身避开,仍被打湿了一片鬃毛。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你现在更美丽了,巴基,就算你不记得我了,可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认识你。”


河水哗啦啦地流过去,月亮的影子映在里面,一明一灭,像是随手撒下的碎银,史蒂夫期待地望着巴基,听到他冰冷地说:“你是史蒂夫,西河岸的狮王,我听从你嘴里死里逃生的同伴说过。”


“巴克……”


可怜的史蒂夫,他的耳朵都垂下来了,躲在一边的同伴们窃窃私语,娜塔莎提议说:“我们得帮帮史蒂夫,不然他这辈子都只能在西河岸看着他的巴基。”


“可我们要怎么做?”


“史蒂夫很耐揍。”娜塔莎环顾一圈,小声说,“我们都知道,可是巴基不知道。”


史蒂夫再出现在巴基面前时,身上伤痕累累。他一瘸一拐,很缓慢地走过来,疲惫地伏在河岸边。


巴基喝了口水,忽然问他:“你怎么了?”


“我和新来的大家伙打了一架。”史蒂夫勉强聚起力气,微笑说,“还好,我最终还是赢了。”


他看到巴基不安地踹了踹地,连忙安慰他说:“没关系的,伤得一点不重,我只是……我只是想你了。”


巴基没有动,他只是垂下头,像是在思索什么,史蒂夫没有催促他。


史蒂夫一向有耐心,很多很多的耐心,还有很多很多的爱,统统都属于巴基。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时光停止了,也许没有,巴基叹口气,低声说:“我知道你,史蒂夫,你这个笨蛋,打架时从来不知道逃跑,我要怎么放心得下你?”


他说着跳下水来,向着史蒂夫游来。他的鹿角在水中一起一伏,像是锋利的武器,也像是史蒂夫梦寐以求的旗帜。


史蒂夫也跳下水去,他迎上巴基,用自己巨大的爪子揽住巴基的脖颈。巴基顺从地被他带上岸,他们对视一眼,史蒂夫舔了舔巴基的鼻子,低声问他:“巴克,你愿意回来我身边吗?”


“我们不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做了很多事,我被人类带走驯养,被他们指使着杀了很多同类,甚至还有很多你的同类。”巴基平静地说,像是已经接受了一切,“我逃出来后,过了很久才慢慢想起一切,可是史蒂夫,我已经变了。”


“你自己也说了,那些事,都是被指使的。”


“我知道,我只是……”


巴基的话还没说完,史蒂夫便呻吟一声倒在了地上,他的伤口还在流血,在惨白的月光下看起来可怕极了。巴基顾不上再说什么,紧张地问他:“你怎么样了?”


“我的伤口很疼……”史蒂夫抽口冷气,“你能带我回我的领地吗,我怕再在这里呆下去,那个新来的大家伙会追上。”


“我会保护你的。”


巴基认真地许诺,史蒂夫忍不住笑起来,却又连忙说:“我知道,可我不愿意让你受伤。”


片刻,巴基无奈地点点头,史蒂夫把自己倚在他的身上,既要注意不要让巴基太累,又要装作很虚弱的样子。


这很难,可是谁让这是他的巴基呢?为了巴基,他无所不能,更无所畏惧。



评论

热度(359)

  1. 一只羊倾顾 转载了此文字